热线电话:400-073-1528

cc国际网投幕后直营

媒体报道

首页 >> cc国际网投彩球网是真的吗 >> 媒体报道

本院创始人江惠芬女士着名中医外科专家简介及媒体采访视频文字报导

发布日期: 2014-09-23 15:55:57

本院创始人着名中医外科专江惠芬女士

中央电视台CCTV官网转播,山东卫视直播,中国侨联“中侨传媒”《华人启示录》栏目组专访吉林省cc国际网投幕后直营_cc国际网投彩球网是真的吗_cc国际网投是真的创始人、泰国归侨、着名中医外科专家江惠芬女士(2014年7月8日17:55山东卫视首播)

 

倾心制作 真实写照 赤子情怀 华夏骄傲 伟大母亲 情暖人间 白医天使 感动世界!

点此链接到中央电视台CCTV官网进行观看!
 

祖传秘方后面的磨难与幸福
———记吉林省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创办人江惠芬
 
       1939年出生在泰国曼谷海风椰影中的江惠芬,在一个世代行医的华侨大家族中成长,对生活与未来有着她自己无数的憧憬,但即便她有天才般的想象力,也不会想到日后会在一片白雪覆盖的冻土上安家,靠在小煤矿上背煤维持生计,生儿育女。
   
       一个人能承受多少苦难
       江惠芬是新中国成立后随父亲从泰国回到中国老家汕头的。在汕头的新家里愉快地生活,父亲制药,她便帮忙掌握火候;父亲看病,她也跟着忙东忙西。她还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度过了新婚的甜蜜时光,丈夫是当时令全社会尊重的地质工作者,是新中国的寻宝人。
   
      但是阴影开始出现,先是丈夫因为出身不好,工作从北京到西安再到长春,江惠芬夫唱妇随,不得不告别父亲告别汕头熟悉的生活重新适应北方。但当她因为海外关系拖着一儿一女被下放到延吉一个叫老头沟的地方的时候,她真绝望了。她说:“我哪想到天下有这么冷的地方,从长春穿来的衣服就像什么也没穿一样,把我领到一间破房子里,门窗摇摇晃晃,连窗玻璃都没有。”江惠芬不知道在冰天雪地里生活的种种技巧,连东北大嫂包裹孩子的办法也学不会,总怕那样会把孩子闷死,所以她只得在大半年的时间里不带孩子出门。
   
       天气暖和,孩子可以出门了,往往又是被当地的孩子无缘无故地殴打,江惠芬一遍遍告诉孩子,我们在这儿人地两生,无依无靠,连说话的口音都被人取笑,不能惹事,只能忍耐。
   
       江惠芬当时所生活的老头沟是一个矿区,瘦小的江惠芬靠下煤窑往外背煤在老头沟生存下来,并养育儿女。小儿子快出生时,她仍然在背煤,一个孕妇在煤井出出进进背煤的形象,深深印在了当地人的记忆里.
   
      祖传秘方的力量
      虽然江惠芬生长在中医世家,但身怀绝技的老父亲坚持“传男不传女的”家训。看到江惠芬熟练操作制药的各个环节,无师自通地摆弄中药材,老父亲总是遗憾:“你的悟性太好了,要是个男孩就好了。”天生就对父亲的中医药学感兴趣的江惠芬也不说什么,只是紧跟在父亲的身边默默学习,从熬制膏药的火候到父亲望闻问切的细节,点滴记在心头。和父亲分离的时刻,江惠芬提出了要求:“将来没有家人在我的身边,自己的丈夫孩子病了都要花钱请医生,您教我两招吧。”大概考虑女儿要去的地方冰天雪地,女婿又是野外作业,江老先生传授给江惠芬的祖传秘方,其中就有治疗冻伤、烧伤的外伤用药生肌护肤烧伤膏,即现在国家批准生产的新药珍石烧伤膏。
   
       因为自家孩子额头磕伤,没见求医伤口却很快愈合,江惠芬家藏着神药的说法在老头沟传开了。矿区事故多,炸伤的,冻伤的,摔伤的,找上门来要神药的人也越来越多,治好一个,来了3个。老头沟农民李延东被雷管炸伤手指,在医院住院7天后医生建议截肢,李延东不甘心,让妈妈带着上门求江惠芬,江惠芬用自制的药治好了他的伤,保住了他的手。李妈妈过意不去地说:“家里太穷了,我也没钱给你,就把这个儿子给了你吧。”现在每逢年节,李延东还要上门来看望江妈妈。1984年龙井县皮革厂托儿所暖气爆炸,孩子们被严重烫伤,县长决定请江惠芬来诊治,当地的医院有意见,不让江惠芬进门,江惠芬只好把厂宿舍当病房,在简陋的条件下,使孩子们全部痊愈。1986年老头沟亚麻厂亚麻粉尘爆炸,江惠芬也被请去收治了10名重伤患者,经过两个月的治疗,10名伤者的体貌和身体功能基本恢复正常。
   
       采访中我问江惠芬当年哪个病人没治好,她自信地答:“没有。当时我是一个民间医生,还是一个有海外关系的外来者,我是只能治好不能治坏呀。有一例出了问题,我都不可能平平安安到现在。”但江惠芬的家庭诊所还是曾经被砸被抄。江惠芬在父亲传授的祖传秘方的基础上,结合诊治经验不断改进完善,还是先后救治了4万例患者。她说:“每一个我治好的病人都是我的勇气。”
   
       要让中医药姓“中”
       江惠芬的勇气来自于对家传中医药学的自信,或许一部分也来自于她不通人情世故的单纯。前几年美国一位烧伤医生史考德七次到延吉找江惠芬,要出资千万美元买珍石烧伤膏的配方,延吉一位领导在一个场合碰到江惠芬当众问她:“干吗不卖呢?全家人一辈子够用了。”江惠芬脱口一句:“卖老祖宗啊!”
   
       但江惠芬的运气并不是总这么好,她为此付出过许多代价。除了在老头沟的家庭诊所被砸被抄外,搬到延吉市后开办华侨烧伤门诊,申请国家新药证书,创办延边州华侨烧伤专科医院,每一步都遇到过冷遇、刁难甚至勒索。别人是不符合政策的事情也能办,到她这儿能办的事情也不给办。
   
       那些为难她的人没想到,
褥创、烧伤、烫伤、电击伤患者大多都是最普通最贫困的劳动者,又都是马上要投入治疗的急症患者,患者拖欠或交不出医药费的情况经常发生,维持医院的正常运转都要精打细算。而且,江惠芬把几乎全家的积蓄都投入到烧伤课题及新药的研究实验上,因为她平生的心愿有二,一是令家传的中药通过国家严格的新药批准,二是建立一所烧伤专科医院。1992年到1997年,她及儿子陈彬主持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八五”期间重点科研课题治疗深二度烧伤的研究,报批新药的408例烧伤患者临床试验,都是她全家自筹资金支撑,用江惠芬自己的话说:“我花出去的钱一书包一书包的。”她说:“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两个儿子,为了医院和新药,我把家里的钱都花了。”
   
       2001年5月,珍石烧伤膏获得国家新药证书,延边州华侨烧伤专科医院也已在延吉市中心地段建立起来。现在,她从中医学院毕业的大儿子陈彬任医院院长,小儿子陈志强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主持新药的生产。江惠芬心愿得偿。她庆幸自己在磨难中一直遇到爱护她支持她的人们,从老头沟的乡亲到延边州侨办、州侨联、州卫生局、中国侨联,江惠芬在记者采访时开出了一长串“好人”的名单。
   
       其实,我们更应该庆幸江惠芬把祖传秘方留在了这块给她磨难给她幸福的土地上。如今在世界草药市场上,作为中医药发明地的中国,占有率只在5%左右,不及德国、日本、韩国甚至美国。江惠芬的执着及努力不仅赢得了一种新药一个医院,也为中医药姓“中”这项关乎整个民族利益的事业贡献了力量。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年07月26日 第五版)
 

创造烧伤治疗学的奇迹
健康报1994年7月1日(星期五)第4159期
 本报记者 孙书杰、刘燕玲
 
       吉林省延边地区的隆冬滴水成冰,21岁的张存江上山迷路,一夜,脚趾和足底变黑坏死。医院让其截肢,后转到以治疗烧伤、冻伤、着称的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后,该院用自治的生肌护肤烧伤膏(烧烫灵)为他治疗3个月,双脚保住了,原先白骨裸露的创面全部愈合,重又行走如常。

      6岁男孩申道不慎落入烤下水道的火坑内,5分钟后才被救出,面部、颈部、腹部、四肢、臀部、阴茎、阴囊焦黑,烧伤面积达45%,深Ⅱ度和深Ⅲ度烧伤达36%,转到华侨烧伤专科医院住院,外敷烧烫灵等药80天后痊愈,没有留下任何挛缩性瘢痕。
     
     张某被高压电击伤,造成左上肢及双足深度烧伤,筋腱断裂,露出白骨。某医院决定为他截肢,又是烧伤专科医院使他创面愈合,保住了肢体完整。

     烧伤专科医院院长江惠芬出身中医世家,自幼随父学医,在祖传秘方的基础上研制的烧烫伤灵为纯中药制剂,它的特点是止痛快,不粘伤口,抗感染力强,Ⅲ度烧伤不用植皮,创面愈合不留挛缩性瘢痕,不影响功能。目前,他们已用烧烫灵治疗
褥创、烧伤、烫伤、电击伤、化学伤及各种外科感染2万多例,均获得了满意的疗效。

     现在国家已受理烧烫灵申报专利,这一课题也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为重点科研项目。延边医学院附属医院烧伤科主任许光根教授对该药进行了疗效验证,他在总结中写道:在所治疗的107例患者中,深Ⅱ度烧伤26例,Ⅱ度Ⅲ度混合烧伤18例,Ⅲ度烧伤15例,全部愈合,无一例植皮或发生创面脓毒症和败血症。深Ⅱ度创面不形成增生性瘢痕,Ⅲ度创面愈合后只有局部增生变化,继续外敷该药,可使增生变软,无一例发生功能障碍。愈合时间:浅Ⅱ度平均5.75天,深Ⅱ度平均14.6天,Ⅲ度平均45.86天。

    由于烧烫灵使用方便,疗效确切,吉林省已有7家医院同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建立协作关系,为更多的烧伤病人能够得到及时满意的治疗带来了福音。

 
 
“广东江”的延边情结
—记延边华侨专科医院院长江惠芬


延边日报2002年1月12日(星期六)第131105期
本报记者    党淑琴

 
       为了将古老久远的中医瑰宝发扬光大,江惠芬倾其毕生的精力财力,挥汗洒泪流血去研究、去琢磨、去探索、去求证、去揭示祖辈所未来得及发现的奥秘。
一位64岁的老妈妈,心里仍是揣着一份复杂感情,她不去想出国、到沿海、享受清闲、体味消遥,她操劳了几十年,这几十年的操劳已经形成惯性,她无法让自己歇下来……
她要把自己毕生的心血献给祖国的中医事业!她要把骄人的科研成果给她深爱首的延边!

       行医数十载 处处闻赞歌
       
       江惠芬出身中医世家,自幼随父行医,一生历经磨难,矢志不移坚持施医赠药,将祖国的中医瑰宝发扬光大。
       
       解放初期,尚且年幼的江惠芬随从医的父亲从泰国回到了祖国。青年时代在汕头度过。婚后,她随做地质工作的丈夫辗转西安、长春等地。“文革”时因海处关系受株连被下放到延边。江惠芬因所谓“政治”原因不能随丈夫去丈夫所在的地质队所在地,只好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在老头生活。在那些日子里,她一方面为养家糊口而顽强地劳作,一方面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凭借祖传的医术无偿为患烧、烫伤及外科疾病的群众服务。在被造反派勒令不准行
医的时候,她仍用无畏的精神顽强抗争,坚持施医赠药。方圆百里的老百姓都知道有个能治病救人、妙手回春的“广东江”,直到现在,如果你在老头沟提起“广东江”,人们都会告诉你,她治烧烫伤是个绝对的“大拿”。

       距老头沟镇十里左右有个东明7队,70年代那里一个工挣7分钱。当时在东明7队里有个小伙子叫李延东,不幸被雷管炸飞了手指。当时整个右臂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住院7天后,医生建议截肢,李延东的母亲说啥也不认可,只好领着儿子找到江惠芬求医。母子俩找到江惠芬家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原来,那天江惠芬刚巧听到父亲被迫害致死的噩耗,难过至极,不禁痛哭失声。李延东母子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只见江惠芬擦干眼泪止住悲场,询问病情后便开始为李延东治伤。人们常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可偏偏李家就是又有病又没钱。江惠芬并未因他们的贫穷而影响治疗。眼见着儿子的手一天一天好起来,李妈妈却拿不出钱来付医药费。又惭愧又感动的李妈妈对江惠芬说:“我也没钱给你,就把儿子给了你吧。”江惠芬从此又多了一个儿子。几十年来,李延东每逢年节总要来看望江妈妈。

       通过无偿的服务,十里八乡的百姓对江惠芬的医术都钦佩有加。后来江惠芬自筹资金在老头沟镇办起了卫生所。80年代初,江惠芬随丈夫搬到了延吉,她就每天通勤。那段日子是她最疲劳的日子。1984年,龙井皮革厂托儿所暖气爆炸,滚烫的热水把十几个一两岁的孩子烫得满身起了大水泡,烧烫伤是最疼痛难忍的,更何况细皮嫩肉的孩子们。家长们主张乘飞机去北京为孩子们疗伤,可是烫伤的孩子抱不能抱,裹不能裹,出门都费劲,更别说折腾去北京了。当时的龙井县还称延吉县,县长面对这一难题,果断地将江惠芬请到龙井,因孩子们当时就医的医院对此很有意见,只好在厂宿舍里临时找间房子做了病房。

       江惠芬每天早6点从延吉到老头沟为诊所里的患者解除病痛,中午再到龙井为那十几个孩子诊治换药,晚上回到家,门口还排了一堆等她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她几乎是连轴转地转了一个多月,直到那些孩子们痊愈。

       1986年5月22日是老头沟亚麻厂职工们无论如何都难以忘记的日子。这天下午6时,亚麻粉尘爆炸,上千度高的温几秒钟内能把人烤焦,被汽浪喷出的人瞬间被火舌吞噬掉所有的衣物,大面积烧烫伤。江惠芬受厂领导的委托接收10名重患者,经过2个多月的精心治疗,这一切10名工人的体貌和体功能基本恢复正常。

       1990年,江惠芬自筹资金创办了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实现了她的悬壶济世的一大夙愿。
 
       医患一家人 心心永相连
 
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一位医生评价江惠芬时说:“江院长一是对患者特别好,不管有钱没钱、不管高低贵贱,她都会竭尽全力,像对待自己家人一样一丝不苟;二是对延边她好像有种说不出的情感,无论是国外,还是沿海城市对她的吸引力永远敌不过延边这块热土”。
江惠芬医治的病人绝大多数是烧烫伤患者,而这些烧烫伤患者中又绝大多数是最普通的劳动群众,拿老百姓的话说,都是干体力活的,这些生活并不宽裕的人,常被烧伤、烫伤或碰伤,因此也常常出现不能如数支付医疗费用的情况。面对这种现实,江惠芬说:“贫穷已很不幸了,贫穷的人再患上重病更是不幸中的不幸。作为医生哪能见钱眼开,见死不救?”
不慎被汽油烧伤的龙井三合的患者金光洙,家境贫寒。他被哥哥送至cc国际网投幕后直营_cc国际网投彩球网是真的吗_cc国际网投是真的后很快便没钱接受治疗了。金光洙不好意思总接受免费治疗,便要求出院。江惠芬耐心地说:“哪能因为没钱就不治病呢?本来生活就困难,身上再带伤,回家怎么生活呀,还是在这儿治好了再回去吧。”
就这样,金光洙住院76天,医院为他花了1万多元医疗费,而他只交了1000多元。
39岁的金钟龙上山迷路在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中冻了一夜,脚趾和足底变黑坏死。当地医院准备为他截肢,他本人考虑到,截肢后一辈就要躺在床上了,一个农村人,怎么生活。
他抱着一线希望来到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求医,来时脚趾处只剩下骨头了。经过3个月多的治疗,保住了双脚,原先白骨裸露的创面也全部愈合,重又行走自如。为此金钟龙交了不足2000元的医药费,而医院为他免了2万多元。
安图县30岁的农民于振东与8岁的儿子相依为命,上山打松子时,不幸从十几米高的树上掉下来,造成下肢瘫痪。
因长期卧床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形成深度褥创。江惠芬得知这种情况后,派人将于振东接到医院,亲自为他配制药物、药洒,还专门为他请来了护理人员。经过100多天的精心治疗,创面基本愈合。于振东流着泪向江妈妈辞行:“江妈妈,我今生今世也无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兰州患者张慧杰在给江惠芬的信中写道:“十几年疾病的无边苦海,令我生气全无,是江大夫一叶扁舟使我绝处逢生,驶向健康的彼岸……..”
有位被江惠芬治愈的农民患者把江惠芬给他的包药膏用的玻璃纸一直保留着,作为纪念。当他听说同村的老乡与自己患有同样的病而无钱医治时,他把保留的玻璃纸剪下一条,对那人说:“你拿这个条去找江大夫吧,她一定会给你药的。”

       珍石烧伤膏  滴滴沥心血

       江惠芬创办的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是以治疗烧伤、烫伤为主的专科医院,除治疗烧烫伤外,还治疗电击伤、化学品灼伤、冻伤、褥创、糖尿病合并溃疡、肛门脓肿、带状疱疹、痈肿、疔毒、疥创、黄水创、各种创伤和术后刀口不愈合及体表化浓等病症。临床应用的珍石烧伤膏、珍石生肌膏、珍石祛瘢膏、创疡膏等系列特效外用软膏是江惠芬在祖传秘方的基础上经过三十多年的临床实践研制而成的新型纯中药制剂。
   
      1992年至1997年间,该院独立承担完成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八五”期间的重点科研课题《生肌护肤烧伤膏(现名珍石烧伤膏)治疗深二度以上烧伤的研究》,获吉林省中医管理局1995年度重大新技术一等奖,1997年通过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持的科技成果鉴定,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们一致认为该项研究居国内同类研究领先水平。新药研制投产后,可望产生重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1998年完成了珍石烧伤膏二期临床试验,并将材料报卫生部新药审批,2001年5月取得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证书及生产批件,将新药名正式定为珍石烧伤膏。

       由江惠芬申请开发研制的国家级新药珍石烧伤膏,在北京积水潭医院、解放军304医院、黑龙江省医院和哈尔滨大学第一临床医院等五家三级甲等医院对408例烧伤病人进行的临床试验研究证实,作为治疗烧伤创面的外用药——珍石烧伤膏具有强力的止痛作用、独特抗感染能力、促进创面快速愈合、预防和减少瘢痕形成的特点和不需植皮的优势,其临床疗效明显优于其他同类药品,且使用方便,不受治疗环境、条件的限制,临床采用包扎方法,便于伤员转运。药物为油质软膏,不粘创面,能最大限度地减轻患者的治疗痛苦。珍石烧伤膏被吉林省医院医生总结病例后誉为“烧伤神药”。北京积水潭医院负责该项试验的孙永华教授十分感慨:这是我行医40多年来见过的最好的治疗烧伤药。解放军304医院烧伤专家郭振荣评价说:千呼万唤出新药。

       北京积水潭医院的烧伤专家闫汝蕴在试验之前根本不相信珍石烧伤膏会有那么好的治疗效果,她说:“要把这药的机理研究清楚,可以得诺贝尔奖了。”深度烧伤,整个皮都没了,要在原位上长出新肉、新皮肤,而无须从其他的地方植皮,这在原来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一圈无皮,没有皮种,新皮从哪来?按西医的说法:2*2厘米(相当于五分钱硬币大小)三度烧伤,不植皮将无法愈合。可江惠芬和她的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却创造了这方面的奇迹。因醉洒躺在火炕上13小时没翻身,造成的深度为5公分的热压伤的面积达19*17厘米,该患者在某医院治疗了20多天后,因创面感染、腐烂,发臭转院到了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经过3个多月的治疗,创面全部愈合。
经五家医院临床试验观察得出以下结论:经多中心、大样本临床验证,与已知有效的京万红烫伤膏相比,珍石烧伤膏对于二度烧伤创面具有更好的消炎、促进愈合及止痛效果,是一种安全有效的烧伤创面外用药。
在该课题鉴定会上,北京积水潭医院的烧伤专家,珍石烧伤膏临床试验的总负责人孙永华教授举了个实例。北京市有位好友因烧伤疼痛难忍,不得不打电话向他求救,患者用了许多种药依然难忍疼痛,没招了,给他敷了珍石烧伤膏,过了一会儿,患者疼痛减缓。患者对孙教授说:“把药给我吧,我自己敷药就行了。”

       珍石烧伤膏镇痛抗炎再生,疗效显着。有一男孩,全身40——50%深度烧伤,在某医院就医20多天后,绿脓杆菌感染,合并有脓毒血症,高烧40度,医院下了重危通知,患者家属抱着一线希望将患者转入cc国际网投幕后直营_cc国际网投彩球网是真的吗_cc国际网投是真的,用药一天后,体温开始下降,脓苔逐渐脱落,半月后,新生肉芽形成。经过30多年的临床实践结合祖传秘方研制的新型纯中药制剂——珍石烧伤膏,倾注了江惠芬的全部精力财力和心血,为保管病例、图片等重要研究资料,江惠芬亲自组织拍片,录像,跟踪记录观察数据,有些农村患者因没钱不能定期回医院复诊、拍片,江惠芬就为他们掏路费甚至工钱。还有实在便不能到医院的,江惠芬便租车亲自去农村大沟里往诊……功夫不负有心人,珍石烧伤膏以其强力止痛作用,独特的抗感染能力促进创面快速愈合,预防和减少瘢痕形成的特点,不植皮,使用方便,不受治疗环境条件限制的优势,临床上治疗4万多患者均得到了满意的效果。

       造福延边人 拳拳赤子心

       江惠芬来延边生活了30多年,历尽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文革”给她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但她从未动摇过对祖国的信念,对延边各族人民的热爱。她来延边,没有一门亲戚,她的患者就是她最亲的亲人,她为患者解除痛苦,恢复健康的同时也得到了延边各族群众的关心帮助和爱护。在江惠芬因种种原因被勒令不准行医的时候,对她的精湛医术深信不疑的同志们千方百计地保护江惠芬。当时的延吉县县长李哲洙帮助江惠芬办了行医执照;地质队领导南正化冒着被株连的危险向有关部门力陈:“江惠芬为人正直善良,医德医术都无可非议。”这位知恩图报的白衣天使有两桩最大的心愿:一是办一家中医外科医院,一面搞治疗,一面搞培训,为延边各族人民的健康尽一份归国华侨的情和爱。二是把她研制的新药珍石烧伤膏留给延边,为延边的经济振兴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何惠宇在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科研课题专题汇报会上的讲话中说:“新药(珍石烧伤膏)的问题,我建议要加大加快申报力度,尽快拿到新药证书,然后把新药产业化、规模化,我今天看到的这种疗效,如果扩大它的规模生产,几个亿的产值是绝对可以拿下来的,几个亿的产值一点不过大,的确不多,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我们真正做好,对地方的经济是一个带动,会成为一个龙头的支柱产业……”2001年5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证书及生产批件审批结论:同意核发新药证书并批准生产。这一消息不胫而走。江惠芬家里的电医院的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了,内容无一例外的都是与江惠芬谈合作生产珍石烧伤膏的,江惠芬非常坚定的坚持给多少钱多少优惠都没有合作的可能性,她说,她曾深蒙延边父老厚爱,倍受延边地方领导的关心与支持,无论如何,她会跟延边地区的药厂合作,把自己毕生研究的成果当作礼物回馈延边。在此之前,美国的烧伤专家史考德先生后7次来到延边华侨烧伤专科医院考察,并向江惠芬表示愿出巨额资金买她的药方,被江惠芬婉拒。如今,江惠芬和她的华侨烧伤专科医院已蜚声国内外,江惠芬本人于1995年9月光荣地参加了第四届世界妇代会,1999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光荣称号,她还先后被评为州、省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标兵,多次被评为州政协双好委员。2001年11月中旬,为了协助敖东制药厂申办转产珍石烧伤膏的手续,江惠芬亲自去北京奔波。过完元旦,江惠芬又要去北京了,她希望珍石烧伤膏能早日投入生产,造福延边,造福全中国,把祖国的中医事业发扬光大!

 

?